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news

贺媳英,狂草狂捏,插插大嫂

2018-10-17 04:24:14 PM

贺媳英
文|陈兰 01 百车约战 崔明辉再也体会不到多年前跑货车时,“车轮一响,一天一万”的日子了,那个职业已经从金饭碗跌落神坛成为辛酸者的代表。 万顺叫车是三年前成立的出行平台,两个月前发布消息说即将在成都设立西部区域总部基地,“成为股东”其实就是其实施的“合伙人制”,想要股份就要跑完每天100块钱的单量,然而由于平台单量的限制,很多司机都是每天给自己刷一百。 “继2010年千团大战以后,我觉得这个市场已经迎来了百车大战。”张运达内心感到一丝欣喜,他认为这场大战会像团购时代一样让平台的商家或者司机受益,也会给乘客更多的选择和更多元的乘车体验。 02 行业乱象之困 有人给成都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写了封意见书,说最近一年成都增加了很多网约车,最明显的就是去成都城区及周边加气站加气的车辆,排队时间已经长达2-3小时,跟上一年同一时期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今年3月份AA出行(原AA租车)陷入了员工欠薪风波,并且其深圳公司大部分高管已经离职,虽然公司对外的说法是离职人员并非高管且否认欠薪的说法,但还是有公司的司机向媒体反映:AA租车在深圳很难打车了,还拖欠着司机几个月的邮费补贴。 阳光出行身上则贴着诈骗司机的标签,近几个月许多司机透露或投诉其乱罚款等问题,比如乘客投诉直接的克扣司机的钱,申诉直接秒回失败,客服电话几乎打不通,比如司机注册驾照未满三年但平台依旧审核通过。闭门造车条款录用无证司机并派单,制定霸王然后获取高额罚款,青岛有司机表示很多人已经被罚到两三千。 这种偏急速的方式就造成了团队的不成熟,从而影响了打车行程的质量,还有的人发微博问:接单不拉人还取消不了订单,司机不接电话客服找不到人,请问发微博能给我结束行程吗? 可怕的是,这种司机未到达上车地点就开始行程并自行结束、扣乘客费用的事情,在安安用车、新电出行等平台上屡见不鲜。 乱象过后,剩下了明争暗斗。 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试点上线,上线当天王兴还在和程维吃饭,吃完以后程维看新闻才知道;第二年3月,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紧接着一个月后滴滴在无锡正式上线外卖。36氪曾报道过,美图打车上线以后的高额补贴一度让滴滴处于被动状态,让其不得不在上海跟着打补贴大战,向用户发优惠短信来保证用户留存。 所以它要做外卖,美团提交IPO申请后的第四天,滴滴外卖继无锡、南京、泰州后又登陆一城——成都,至今成都的人都还记得那天滴滴外卖平台许多商家挂出“订单火爆暂停配送”的字样。“现在很多小平台都能在成都做网约车,唯独美团没有上线。”张可军感叹道,这就是商场。 这种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网约车的模式似乎成为了平台间博弈的方式,滴滴也接入了第三方秒走打车,5月23号时已经正式在成都上线运营,另外一些平台是地图App例如高德、百度等,体量稍微大的如今都在用聚合模式介入、迎战、抵御、抑制网约车市场。 去年万顺说要上市也没了后续,还陷入了传销的负面,这种负面延续到了今天。前不久重庆永川有乘客爆料一些司机途中不断传输“滴滴以后不方便了,用万顺叫车更好”的信息,也有租赁公司的网约车司机说租赁公司强制其接受万顺轿车的培训,并在车身贴上万顺的车贴与二维码。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别的地方,成都有市民反映早上打滴滴一路上司机都在推销万顺叫车,让其下载,更有甚者在乘客上车后让其取消订单扫二维码下载万顺叫车App。 网约车市场经历了多年的发展普及与规范后,原以为到了今天能给消费者一个更安全、更便捷、更理想的出行环境,但谁也没想到迎来的是各种玩家各种姿势的入局,以及越来越混乱的场景和直线下降的体验。 就像甘地说的,毁灭人类的有七件事,没有原则的政治、没有牺牲的崇拜、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道德的商业、没有是非的知识、没有良知的快乐以及没有劳动的富裕。 如今把这七件事放在出行行业,同样适用。
狂草狂捏
插插大嫂
网站地图